日本300万“贫困女性”:月收6000元根本活不下去?

点击上方“ 人民纵横 ” 一键免费关注即可查看更多精彩内容:你想知道的和不知道的都在,奇事怪事,鬼故事。有能量、更专业

人民纵横
深刻睿智、奇事怪事!睹天下风云,看不一样的世界!
关注


导读:你能想象今天日本有很多青年女性因为贫困而辍学和住网吧吗?



日本NHK电视台的一部纪录片《女性贫困:“新兴连锁”的冲击》中,揭露了日本面临的严峻社会问题——每三位女性中就有一人处于贫困状态。一个人都觉得自己与“贫困”不沾边,但活着活着就活得很窘迫了。原因比你以为的复杂:男女不平等的就业现状、底层贫困女性生计艰难、贫困的代际传递及社会阶层的固化。


看完视频是不是很诧异,在东京这个全球最繁华的城市之一中,竟然有这么多年轻的贫困人群存在,华丽光鲜的背后更多的是对生活的无奈。

是的,在东京,年收入低于200万日元(甚至年仅收入114万日元未满,约6000元/月未满,是不是觉得自己连贫困都够不到呢)的年轻女性多达300万人。



新宿,东京最繁华的街头。晚上九点,一群打扮精致的年轻女孩,拖着行李箱,开始寻找通宵营业的店去过夜。



她们当中很多人缴不起房租,只能在各种通宵营业的店铺里找地方过夜。像饮料店、漫画屋都是她们经常去的地方。



住的最多的要算这种网吧了。每天的费用是2400日元,居住一个月以上的话费用就变成每日1900日元。最多能住64人,其中有7层都是长期居住的女性。而且近几年来,女性寄宿者还在不断增加。



在这里待了最久的女性是19岁的彩香,待了2年半。在只有一个榻榻米大小的房间里,堆满了她的生活用品。而更令人震惊的是她41岁的母亲和14岁的妹妹小萌都住在这间网吧里!



10年前离婚后,妈妈独自一人抚养女儿长大,走投无路沦落到这里。姐姐在便利店打工挣来的约10万日元加上母亲给的几万日元就是两姐妹的生活费。为了省钱,她们每天就只能吃一餐,一餐就一个面包,两姐妹还得分着吃,其余时间饿了就喝店里的免费饮料来充饥。



伊藤夏木,19岁,为了挣大学4年400万日元的学费,她从老家爱媛县来到东京打工。在她12岁的时候,父母离婚,从此她跟着妈妈一起生活。



她的妈妈已经43岁了,还干着几份兼职,从凌晨5点一直忙到晚上9点,一个月的收入加起来也不到15万日元(约9100元人民币),而这些只够凑合过一个月。为了省钱,她也选择住进了网吧,面对镜头,她说她很想有一份工作。



就算顺利大学毕业,也不一定就能马上过得很好。24岁的村上悠,已经大学毕业2年了,却没有找到一份正式的工作。她想从事旅游行业,也曾留过学,但现在她却靠着合同工、兼职维持生计,拿着跟大学时一样的工资。



因为家境问题,村上的学费是贷款的,总共借了516万日元。“以前想着毕业后能作为正式员工,卖力地工作,还能拿到奖金,职位也能不断晋升,还打算用奖金、津贴还贷款,但是……”



年轻大学生尚且如此,单亲妈妈的生活就更加艰难了。28岁的广田敏枝打算通过再学习考取保育员从业资格证,本以为有了补贴,自己可以多打些工凑齐380万日元的学费,但是政府得知她的实际收入后,补贴金额下调了3万日元。(这期间,国家每月补助10万日元生活费。)“更加努力工作之后,结果却过得比之前还辛苦。”




单亲母亲的困窘,让很多人决定把孩子寄养,一个民间组织仅一年就要处理1300件收养事务,相当于1个月就要至少处理100件。据调查显示,有一半女性放弃养育孩子是因为经济上的原因。


余华在《活着》里说,当所有的不幸都降临你身上,当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你该怎么办?余华的答案是:活下去!就这么活下去!



据统计,日本全国每3天有1位妻子被丈夫杀害

成年女性遭遇家庭暴力的比例为1/3

20位里面就有1位日本女性有过差点被丈夫杀掉的经历

年间有1200万刑事犯罪,180万杀人未遂案件


除此之外,有不少单亲家庭长大的女孩,因为缺少性教育的基本常识而未婚先孕,不能独立抚养孩子,只能将孩子送至NPO机构。也很多独自带着孩子长大的未婚妈妈因为生活窘迫,不得不走上了坐台小姐的路。



一年高达1300多件的弃婴领养



据日本内阁府报告书2010年发布的报告显示,20代单身妈妈有8成呈贫困状态,年收入不满114万日元。



15-34岁年轻女性中年收入不到200万日元的占了81.5%。


15-34岁年轻女性中临时工比例从1987年的20%上涨到了2012年的47%。工作极其不稳定,收入低下是越来越多年轻女子所面临的严重问题。


一系列的数据和现实让我们不禁沉思:现在的日本是怎么了?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女性陷入了困境。日本口不足2亿,世界第三大经济体,但是人均GDP排名却在27,贫富差距悬殊。其实,日本女性的贫困一直是日本重视和关注的问题,在1999年推行了男女共同参与社会基本法之后,还在公共层面积极推动女性就业,2018年9月,日本发布消息称,15~64岁的日本女性就业率达到了70%。但是就业不代表着有支撑生活的收入,而且这些女性有至少60%是以派遣工或打工等非正式的工作。



正规雇佣和非正式录用的区别在于,前者是稳定的终身制,有社会保障,而后者却是签订固定期限的合同,有的甚至没有合同。在日本,正规雇佣的员工一般看不上非正式工,因为在他们眼里,这些都是体力劳动。但就是这些体力劳动,却有很大一部分是女性完成的,根据日本发布的“国民生活基础调查综述”,有55.8%的女性是非正式工。

15岁及以上员工的定期和非定期组成比率(不包括高管,自雇人士,家庭工人等,女性)(2017)


很多时候,日本家庭的收入主要依靠男性,而当家中的男性出现不能正常工作的情况后,这些女性和家庭便开始陷入了贫穷的困境。而且,一旦困境无法改善时,摆脱贫穷便成了遥不可及的事情,触及的连锁反应也会一直持续下去。很多女性不辞辛苦的努力也只是为了让下一代不再贫穷,可是现实中贫穷的连锁反应却时常发生。

贫穷是会代代传递的......



单亲母子长大的家庭更难以摆脱贫困,不断的在社会底层轮回,没有天日。



而这一切的造成都是因为贫穷的固定化,阶层化。


在柯南剧场版《贝克街的亡灵》中有一段经典的台词:


“董事长的儿子长大依然是董事长;政治家的儿子长大依然是政治家;正是伴随着这种世袭制,人类的错误历史被不断的重演。”


日本的老龄化;经济增长的缓慢;论资历辈分的文化;年轻人更多注重生活而不是工作;社会活力不足;对社会和经济没有信心等等,直接导致了阶级固化的严重。


据2016年年底的相关报道显示,日本的年轻人是全世界最悲观的。



原来,就算在日本这样一样经济发达的国家,同样存在着贫困的现状,和街头流浪汉不同的是,年轻女性担负的责任和压力更大,很多被迫走进红灯区的很大一部分是为了家庭。想起东野圭吾《白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