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童书 | 《绿野仙踪》㉕,“ 满足愿望”

主播 | 金陵客


在见格琳达之前,他们先被带到城堡的一个房间。在那里,多萝茜洗干净她的小脸、梳理好头发;狮子抖掉鬃毛里的灰尘;稻草人轻轻拍着自己,把自己的身体拍成最佳形状;铁皮人擦亮铁皮,给关节上油。


当他们一个个整理打扮得体后,就跟着女卫士来到一个大殿,见到了女巫格琳达。


格琳达坐在红宝石宝座上,看上去既美丽又年轻。她的衣裳纯白如雪,眼睛是清澈的蓝色,深红色的长卷发软软地披垂在肩上。


她和蔼地看着小女孩,问道:“我能为你做些什么呢,我的孩子?”


多萝茜把所有事情都告诉了女巫:龙卷风怎么把她带到奥兹国,她怎样遇见了同伴们,以及她和同伴们的各种奇遇。


“现在,我最大的愿望是回到堪萨斯。”她补充道,“爱姆婶婶肯定以为我遇到了可怕的事情,那会让她很伤心的。而且,除非今年的庄稼收成比去年好,否则亨利叔叔肯定负担不起丧礼的费用。”


可爱的小女孩抬头望着格琳达,善女巫前倾着身子,吻了她甜美的小脸。


“祝福你的好心。”她说,“我肯定能让你回到堪萨斯。”然后,她又加上一句:“但是,如果我告诉了你如何回家,你必须把金帽子给我。”


“我很乐意!”多萝茜嚷道,“事实上,这帽子现在对我已经没有用了。您拥有它后,可以命令飞猴三次。”


“我想,我需要他们服务的次数正好就是三次。”格琳达微笑着说。



多萝茜把金帽子给了格琳达。善女巫对稻草人说:“多萝茜离开后,你准备做什么呢?”


“我要回到翡翠城去,”他答道,“因为奥兹让我做翡翠城的统治者,而且那里的人民也爱我。唯一让我发愁的,是怎样翻过那座榔头脑袋山。”


“我会借助金帽子,命令飞猴把你送到翡翠城的城门口。”格琳达说,“因为,让人民失去这么一位如此神奇的统治者,很可惜。”


“我真的很神奇么?”稻草人问。


“你很不寻常。”格琳达答道。


她转过脸来看着铁皮人,问道:“多萝茜离开这个国家后,你准备怎么办?”

铁皮人靠在斧子上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温基人对我非常好,邪恶女巫死后,他们希望我去统治他们。我很喜欢温基人,如果能回到西方地界,我愿意永远领导他们。我没有比这更想做的事情了。”


“我给飞猴们的第二道命令,”格琳达说,“将是把你平安地载到温基人的大地上去。也许,你的大脑看上去没有稻草人的那么大,但你确实比他明亮——在你好好地擦过之后。我相信,你会英明地统治温基人,把那里治理得井井有条。”


然后,女巫看着毛蓬蓬、身躯庞大的狮子,问道:“多萝茜回自己的家之后,你准备怎么办呢?”


“在榔头脑袋们山的另一边,”他答道,“有一个巨大而古老的森林,住在那儿的所有野兽,奉我做他们的王。只要能回到森林里,我会很快乐地在那儿度过一生。”


“我给飞猴们的第三道命令,”格琳达说,“将是把你送到属于你的森林里。那时候,金帽子给我的法力用完了,我就把它送给猴王。从此,他和他的猴群就永远自由了。”


稻草人、铁皮人和狮子诚挚地感谢她的仁慈,多萝茜大声说道:


“您真是既美丽又善良!但是,您还没有告诉我怎样回堪萨斯。”


“你的银鞋会带着你越过沙漠。”格琳达答道,“如果你知道这双鞋的法力,来到这国家的第一天,你就可以回到你的爱姆婶婶身边了。”


“可要是那样的话,我就永远不会有这奇妙的大脑!”稻草人嚷道:“我有可能一辈子都待在农夫的谷子地了。”


“我也就不会有这一颗可爱的心,”铁皮人说,“我就有可能一直站在那片森林里,锈在那儿,直到世界末日。”


“我就会永远作为一个胆小鬼活在世上,”狮子断言道,“整个森林没有一只野兽会好好地和我说一句话。”


“哦,是的,”多萝茜说,“我很高兴自己能为好朋友们做些事情。但是现在,他们每个人都很开心,都得到了自己最想要的,并且每个人都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王国。我想,是时候回堪萨斯去了。”


“银鞋有神奇的法力,”善女巫说,“能做许多不同寻常的事情。其中之一是,你走三步,它就能送你到世界上任何地方,而且每一步都只用一眨眼的工夫。你只需将两只鞋后跟互相碰三次,然后下个命令,无论你想去哪儿,它们都会立刻将你送到。”


“如果真是这样,”女孩儿满心欢喜地说,“我马上就让它们把我送回堪萨斯。”


多罗茜伸出胳膊,猛地抱住狮子的脖子,吻了他,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大脑袋。然后她吻了铁皮人,铁皮人哭得很厉害,这让他的关节有很大的风险。多萝茜没有吻稻草人那张画出来的脸,而是拥抱了他那柔软的、填塞着稻草的身体。在即将和挚爱的同伴们分别的时刻,她发现自己也泣不成声。



善女巫格琳达走下红宝石宝座,和小女孩吻别。多萝茜感谢女巫为了她和朋友们所做的一切。


现在,多萝茜庄重地把托托抱在臂弯。她最后和大家说了一声再见,然后将两只鞋后跟碰了三次,说道:

“送我回家,回到爱姆婶婶身边!”


她几乎立刻就在空中疾驰起来。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她唯一能看到或者说感觉到的,只有从她耳边呼啸而过的风。


银鞋只走了三步就停住了。这一停来得太突然,她在草地上滚出去好几个跟头,才明白自己到了什么地方。


最后,她总算坐了起来,向四周张望着。


“天哪!”她嚷道。


她正坐在堪萨斯广阔的大草原上。她的面前,就是亨利叔叔的新农舍,那是龙卷风把老房子刮走后新造的。亨利叔叔正在谷仓旁的空地上给母牛挤奶,托托已经从她怀里跳出来,正癫狂地吠叫着,向谷仓奔去。


多萝茜站起身,发现自己只穿着袜子。因为她在空中飞驰时,那双银鞋从脚上掉下去,永远地遗留在沙漠中了。


爱姆婶婶刚从屋子里出来,正在给卷心菜浇水,一抬头,却看见多萝茜向自己奔过来。


“我的宝贝孩子哟!”她嚷道,把小女孩搂在怀里,雨点般地吻着她的脸,“你到底是从哪儿跑回来的呀?”


“从奥兹国,”多萝茜认真地说,“托托也是,他也回来了。啊,爱姆婶婶!回到家,我真是太高兴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