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毕业计算机教授遭持枪劫车!靠“贪心算法”追回秒杀美国警察

由于你懂得原因,很多东西不能在公众号上发,长按二维码加小编微信

(ID: hyyjj08),朋友圈猛料不断。

↑↑↑长按三秒,识别二维码加小编为好友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来源:史弋宇,首发于公众号“美国华人”

【导读】不久前,圣母大学计算机系终身副教授一家人遭两名劫匪抢去汽车,在不到24小时之内,这名教授和博士生二人通过手机发动应用程序和计算机算法中的“贪心算法”,成功将车找回。


千万别惹计算机教授。


最近,圣母大学计算机系终身副教授,博士生导师,并兼任电子系终身副教授史弋宇经历了一件惊心动魄的事:


12月中下旬的周末,史教授原本计划开车带一家人由芝加哥O’Hare经纽约前往百慕大的度假旅行,在途中一座加油站停车检查车胎时,遇到了两名持枪劫匪。劫匪抢走了史教授的钱包和Mazda CX-9汽车,让这次旅行泡汤。


转折的地方在于,史教授利用马自达的手机发动应用程序(Mazda Mobile Start,MMS),成功定位到车辆的相对位置,并用计算机算法中最直接的greedy approach(贪心算法),将车辆位置搜寻了出来。最终,在被抢不到24小时,史教授成功把车追回


连现场的警察都感叹:


 “They shouldn’t have messed up with computer science professors!” 



被抢:两个劫匪持枪,抢走所有行李!



按原计划,史教授一家人开车从印第安纳的South Bend出发,大约中部时间12:00 到达芝加哥中国城,当时发现Mazda CX-9提示胎压异常,因此史教授决定午饭后开车前往中国城附近的一家Shell加油站给轮胎充气。


当时加油站里的车并不少,而且也有些人在店里买东西,没有任何危险的征兆。


由于加油站的气泵非常简陋,需要投币4个quarter才能使用,而且并没有提供胎压读数,于是史教授决定换个加油站试试,但上车后他想起来似乎右前轮的气门帽并没有拧紧,打算下车拧紧。


刚下车,有两个身材不高大约20来岁的黑人从后面的一辆车上下来并靠近史教授,其中一个直接用一把枪指着他低声说“See the gun? Give me your wallet. Give me your key.” 并且反复重复说,神情紧张。另一个劫匪则钻进了驾驶室让所有人下车。


史教授考虑到车里还有孕妇和小孩,为了安全起见,就很配合的把钱包递给了劫匪,劫匪打开后从里面拿出了所有的现金。


劫匪随后把钱包还给史教授,又让他赶紧把车钥匙交给劫匪。与此同时,车里的另一个劫匪继续催促所有人下车。


“我发现他并没有关上驾驶座的门,就趁此机会把我的手机扔到了门上的夹袋里,希望对后续追踪有所帮助。”


在大家都下车后,劫匪一溜烟的就把车开跑了,而史教授一家所有的行李,包括护照、绿卡等等,都还在车尾箱里。



报警:三次才打通911,警察把车型都搞错了



劫匪并没有抢走史教授太太的手机,她的手机就成了史教授一家人的唯一通讯工具。


被抢之后史教授首先拨打911,第一次大约等了十几秒并没有被接通。于是第二次再打,还是没有成功(所以关键时候911也不一定靠谱) 第三次再打,终于通了。


但911接线员却告知:无法查询到史教授的车牌信息(I cannot find your license plate number sir)。


“我被劫匪持枪抢了车,打911报警,居然还得自己去警察局做笔录,估计等我搞完,车都已经被chop shop大卸八块了。”


于是他继续拨打911。这一次接线员好了一些,在史教授又一次描述了案情后,接线员帮转到了芝加哥中央警察局,对方的接线员又问了一遍情况,说这个你应该打给911啊(This is a true emergency and you should call 911 directly.)


“我都想骂人了,忍住气继续说我打了,但是是他们把我转过来的。”于是,接线员又帮转回了911,最后的接线员终于说派警察过来,此时离抢劫发生已经过去了大约十分钟。


又等了大约十分钟,和史教授想象中大量警车闪着警灯蜂拥而至的场景不同,只来了一辆警车。车上下来了两个警察,仔细的询问了案发的经过,包括有没有看清劫匪的长相、年龄等。


“我说你们能不能先帮我去追一下车子,这些信息我慢慢给你提供。但警察说,别担心,一旦获得了所需的所有信息,就会将史教授的车牌信息输入系统并发布给执行的警察。


最后,当警察处理完时,离史教授的车被劫走已经过了整整半个小时


接着,警察发现加油站里布满了监控摄像头,于是进到店里要看监控。但不一会儿那个警察就出来了,问另一个警察:我不知道怎么上传这些视频,你会吗?另一个警察回答:我也不会啊。他们于是告诉史教授:没关系,会有侦探会来料理这个视频, 我们的事情就办到这里啦!


于是他们打算开车离去。


但刚上车又下来问史教授:


“你的Mazda CX-9 是台两门的对吧?”


这时史教授已经完全无语了:


“长官,是个四门的SUV。”

“OMG. It’s an SUV? F*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