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文 | 唐令


在昨天晚上刚刚结束的2018电影嘉年华上,佟丽娅的《超时空同居》又让她拿了一个奖,这次是「最受瞩目演员」。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想想看,她今年真是拿了不少奖,前不久提名了华表奖「优秀女演员」,年中也拿下了上海电影节「最受传媒关注女主角」的奖项,加上这次的「最受瞩目演员」,任何人都没办法说佟丽娅是花瓶了,她的演技终于得到了认可。

算下来,从她2008年学校毕业,真正出道入圈开始到现在,刚好十年。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在这个节点上来重新定义佟丽娅,正是时候。

《超时空同居》里的谷小焦31岁,被陆鸣叫做「老斑鸠」,她有点虚荣,但也怀抱希望,努力生活,就像我们身边的女孩子一样可爱,一边哭得妆都花了,一边还说「老娘天下最美」。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这句话要是换个人来说,可能就矫情了,但是从佟丽娅嘴里说出来,一点儿没毛病,因为她真的好美啊。

在华表奖上跳舞的时候是这样的——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演赵飞燕的时候是这样的——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演沈冰的时候是这样的——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演谷小焦的时候就算穿着家居服也很美啊——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佟丽娅真的很好看,好看或许是女演员的资本,但是也会成为负担,比如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会被人先入为主地认为是花瓶,很少注意到她们在演技上下的功夫;又或者是总担心角色的形象或尺度问题,自己不太放得开。

挺不公平的,但也必须面对。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不得不说,在以前的华语影视市场里,给女性的作品都比较少,这几年渐渐多了起来,但是在市场上大多数的作品里,女性依旧是担当功能性人物,总是被拯救、成为陪衬,或者是作为男主角身边那个必须要有的女人,换句话说,其实也就是花瓶类角色居多。

关于这一点,佟丽娅倒是并不介意,她曾经这么说过——

如果要说我现在的一些角色是花瓶,我也不拒绝。我觉得任何一个女演员都是从花瓶做起来,慢慢的变成实力派的。我始终相信会有这样一天,就是大家说佟丽娅你会演戏,所以我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你确实会发现她在《超时空同居》里完全没有这种包袱,气恼的时候哭得眼线都糊成了一坨,跟陆鸣在街头大吵气得尖叫跳脚。

谷小焦这个角色有很美的时候,但是在不少时刻,她也是完全扔掉了颜值的,从这个层面上来说,这让谷小焦这个人物更真实、更有烟火气,也证明了佟丽娅完全可以放掉包袱去演出,不会始终只演美美的自己。

当她不去刻意维护这种美的时候,反而让这种美变得更加鲜活自然了,那不再是被小心翼翼裱在画框里,却让人难以接近的精致,而是一种与你近在咫尺,伸手可触的生活的美。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从花瓶成长为实力派,就是佟丽娅这些年一直在做的事,在谷小焦身上,我们看到了她对表演的专注和企图心,也看到她终于兑现了对自己的承诺,慢慢被电影市场认可。

从电视剧演员走到有了大银幕代表作的今天,这种进步和成长不是偶然。在西北出生长大的佟丽娅,十二岁就离家一个人到乌鲁木齐学舞蹈,后来更是自己到北京闯荡。最开始的那几年,她跟普通的北漂也没有太大的区别,「最穷的时候身上只有一百块钱」,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佟丽娅是懂谷小焦那种一个人漂在上海的心境的,这大概也是她为什么能把谷小焦内心的那种不安定感演得让人感同身受的原因。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为了磨炼自己的演技,佟丽娅并不怎么看重片酬,而是更加看重角色本身。比如像《超时空同居》,她就是临时救场接下谷小焦这个角色的。雷佳音还专门发过微博说这个事儿——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在《平凡的世界》里,她演田润叶,要知道,这些年以农村生活为背景的戏早就不火了,但佟丽娅却觉得田润叶这个角色是她不计代价也要争取的。

因为她最喜欢里面田润叶的一句台词:「生活不能等待别人来安排,要自己去争取和奋斗。」这几乎就是她自己对表演追求的写照了。

所以她后来就去跟制片方说:「我一定要演,真的演谁都行,田润叶也行田晓霞也行,他愿意给我多少钱,反正我来演就行。」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平凡的世界》


回头过去看佟丽娅这些年的演艺历程,你会发现她每一步都在积淀自己。

在《北京爱情故事》里,她饰演的沈冰,跟石小猛分手后,在天台回忆起两人的过去,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落下来,这段哭泣,并没有特别外化的、激烈的表达,却依然能让你感受到沈冰对失去这段感情的不舍和痛心。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平凡的世界》里,她饰演的田润叶,既有农民女儿身上的那种朴实感,又有因为生活在城市里的那种当时的进步女性气息。对孙少安的情感表达,也是直接而主动的,在这段孙少安终于和她摊牌的戏里,她问孙少安到底是什么意思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疑问、不安和对接下来答案担忧的复杂情绪。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在《琅琊榜之风起长林》里,她饰演的蒙浅雪因为知道萧平章中了霜骨之毒,惊愤之下打了他一耳光。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继而带着哭腔倾诉道:「我不要你死,我不要你死!」

耳光是蒙浅雪作为一位将门之女的真性情,而那两声哭诉,又真切地表现出了蒙浅雪对自己丈夫的深情。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这几段戏看下来,你会发现,佟丽娅非常擅长处理细微的情感变化,虽然她演过不少温婉的角色,但她都能把这些内心汹涌的变化诠释在生活表面上的波澜不惊里;她也能把角色身上豪迈和柔情的两面,都恰到好处地融合在一起。

她不仅是个能处理好角色细腻度的演员,更是具有着角色宽度的演员。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如果我们把表演想象成一幅画卷,那佟丽娅的这种角色细腻度,就是在用工笔画的方式,一笔一划上色、着墨地描出了人物的肌理与层次;而她的角色宽度,则把这张画卷铺了好长好长,众生百相皆在其中。

再来看看她在电影中的表演,你就更能体会到这种宽度和细腻度了。

在《智取威虎山》里,佟丽娅演战地护士小白鸽,为此她还专门仔仔细细读过小说。厚重的棉服完全遮盖住了身上的妩媚气息,脸被雪原的寒冷冻得红扑扑的,扎两条小辫,笑起来两个酒窝,跟书里描写的一模一样。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在雪地上救助伤员的时候,开枪和在雪地上匍匐前进的时候,她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女兵的样子。在战友去世的时候,她帮他合上双眼,那一分钟的时间里,她是柔情的,但等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她立马又进入了战士的角色,第一反应是转达战友的嘱托,这一分钟的时间里,她眼神里是士兵的坚毅。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而在《超时空同居》中,她在面对1999年的陆鸣的时候,是开心的、不拘小节和不顾形象的,甚至当着他的面敷面膜。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表达自己的不满情绪更是随时随地,完全不加掩饰。她在说这句「不可以」的时候嘴里还在嚼东西,吐字都有点含糊,可以说非常生活了。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在面对2018年的陆鸣的时候,她是勉强的,有一丝丝不情愿的。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这是佟丽娅私底下对谷小焦这个人物下过功夫之后,才能演出来的转变和不同。

像影片里谷小焦在枕头底下藏刀,对陆鸣说:「后来你都戴眼镜了你知道吗?我不喜欢看你戴眼镜。你眼睛本来就耷拉。我喜欢你笑的样子。」这些让人觉得好笑又心动的细节,都是佟丽娅自己慢慢琢磨出来的,既结合了影片的设定,又和演员本身的气质切合。

佟丽娅并不是按常理出牌的演员,她既会仔仔细细研读剧本和原著,让自己去进入这个人物、这个故事;也会跳出框架的限制,用自己的感受和体验,去打破规则,迸发出很多新的火花,去建立一个立体的、有信服力的人物。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佟丽娅的表现甚至是充满感受与体验的。

想起来佟丽娅今年在上影节拿下最受传媒关注女主角的时候,曾经说过,「漂亮的女演员想要让别人承认自己会演戏,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我会在这条路上一直坚持下去!」

她的确一直在坚持这么努力着,《超时空同居》中让人惊艳的表现,其实也是某种程度上的厚积薄发,今年电影嘉年华上的获奖评语也看到了这一点——「多年的积淀让她在大银幕的表现愈发舒展自如,更具大将之风。」


怎么,你到现在还认为佟丽娅是花瓶吗?



一位演员的人生里并没有太多个十年,但如果我们从时间的饱满度而非长度上去看待这个阶段,就会发现佟丽娅的十年,都是在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来。

而她也用这十年的时间,践行了从花瓶到实力派的成长,让我们看到,佟丽娅不仅是有角色宽度和细腻度的演员,更是一个感受派的演员。

在同辈的女演员中,佟丽娅身上有种少见的让人安定的气息,也正是因为她在用这种安定的耐心去一点点找寻角色,去感受表演,我们才能被这些真实而丰满的人物打动。这份安定在生活中让人向往,在戏剧中也会成为人物的情感归处,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佟丽娅其实是在从终点处去慢慢回溯、寻找人物,用这种方式在完成表演。这或许也是为什么,我们看她饰演的任何角色,都会觉得非常舒服的原因吧。

因为她不仅知道人物从哪里来,还知道人物将要到何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