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4岁仍干农活 探访乌兹别克斯坦唯一的东干乡村卡拉苏


84岁仍干农活 探访乌兹别克斯坦唯一的东干乡村卡拉苏


卡拉苏乡阿訇巴克勒(左一)、乡长拉黑姆(中)、友人伊力亚斯(右一)。


84岁仍干农活 伊犁人也讲关中话

探访乌兹别克斯坦唯一的东干乡村——卡拉苏

文/李德华 闫文陆

本文首发于第150期《丝路新观察》报


笔者几乎去过东干人的主要聚集国——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东干人的乡村城区。据说,目前乌兹别克斯坦的东干人还约有2500人。到乌兹别克斯坦探访东干人,一直是笔者的愿望。

塔什干郊外的卡拉苏农庄,也被俗称为“东干村”

出了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市城区,驱车十几公里,便来到塔什干州切尔其克区卡拉苏乡。这里的村,可对应成中国的乡。其一般都有政府职能,有1-11年级的学校,有警察所,有议会等。卡拉苏(黑水之意)村于苏联时期被称为卡尔·马克思-友谊农庄。卡拉苏农庄出名是因其为乌兹别克斯坦唯一的东干乡庄,村庄内绝大多数为东干人,因而也多被称为东干乡庄。

通过一段颠簸的柏油路,汽车又在平坦的沙石路面行驶,并进入了绿茵遮蔽的村庄。德高望重的阿訇巴克勒热情接待了我们。他虽然已是84岁高龄,但红光满面、精神矍铄,说话声若洪钟。熟悉的陕西话,瞬间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多从哈萨克斯坦移入,祖先也多来自中国陕西

巴克勒清楚地记得:1952年他随父母从新疆伊犁绥定县经合法手续迁徙而来。我们告诉他:绥定县在1962年与霍城县合并,绥定县已改为水定镇。他恍然大悟:“怪不得别人老说水定,我还和别人辩呢。”说起这个“合法”手续,其实就是“苏侨证”。当时,凡有亲属在苏联的,“只要去苏联领事馆领一张表填好就可以”。苏联一直是鼓励苏侨归国的。


84岁仍干农活 探访乌兹别克斯坦唯一的东干乡村卡拉苏


水定镇地处新疆西部的伊犁河谷,其前身是绥定城。

他家姓马,刚来时有10口人。仅他婚后就育有3子3女,如今最大的孩子有60多岁了。至于有多少孙子和重孙子,“我自己都数不清了”。

此乡庄的东干人目前大部分来自哈萨克斯坦东干人最多的乡庄——江布尔州库尔岱区绍尔秋别,即新渠乡。由于那里人口不断增加,由此向外迁徙的人也逐渐增多。在上世纪30-50年代,这里逐渐形成了以东干人为主的农庄,人口最多时有3000多人。据前来与我们一起小叙的卡拉苏乡乡长拉黑姆介绍,“近20多年里,有不少东干人搬到塔什干城里了。”目前该农庄有东干居民150多户共1101人。农庄建立伊始,九成人来自新渠,其余直接来自中国新疆伊犁。

由于新渠的东干人都来自马三成乡,即营盘乡,而营盘正是140年前那批反清败逃中、三路中人数最多的一支——陕西回族兵民,有3300多人。所以,这个世居伊犁来的回族人,说话也带着陕西关中方言。由于乡庄东干人集中,所以还保留了东干人的一些传统文化。目前其标志性的就是,结婚时女人还要穿戴传统服饰。同时还体现在饮食文化中,这也成为乌兹别克斯坦保留东干文化的唯一之处。

庭院生活幸福,农业种植有口碑

寒暄之后,巴克勒引领笔者参观了占地3亩多的庭院。院内居住区掩映在樱桃树、杏树的绿荫之中。虽然中午天气炎热,但房前屋后凉风习习。紧挨着房屋就是一片菜地,种植有韭菜、西红柿、辣椒等。作物长势良好,一看就是精耕细作的结果。令人惊讶的是,这些竟然多是老人家独自完成的。为此,他颇感自豪。

除了他,家中也就一个儿媳在忙。“其他人都在外面忙呢。孩子放假了,也随父母远去了。”

菜地的另一边是牲畜棚圈,养殖有牛、羊。至今,这种多种经营还是不少东干农家人的一个明显特征。


84岁仍干农活 探访乌兹别克斯坦唯一的东干乡村卡拉苏


84岁的阿訇巴克勒用水果和糕点招待客人。

坐在院内近看树木郁郁葱葱,远看蓝天白云层叠舒展,一种田园生活的宁静平和油然而生。在此,家家户户如此,而相对于相邻的乌兹别克村民而言,东干人的庭院更显精致。

庭院经济不仅满足了巴克勒一家的日常所需,还有部分向外出售。此外,巴克勒一家还在附近租了100多亩土地耕种。

在卡拉苏农庄有4个生产小队,每个生产小队还有大约1200多亩农地。然而,这些土地已不能满足他们发展的需要。东干人的农业种植技术在中亚地区有口皆碑,许多人还到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租地种植蔬菜和粮食。这一部分人是春去秋来,还有一部人逐渐定居俄罗斯了。

村里无闲人,遵纪守法10年无案件

除了农业种植,在烹饪方面,东干人也是名声远播。许多人都在饭馆酒店当厨师。

拉面是东干人的拿手绝活,在塔什干,很多人都认为东干人的拉面技术正宗,品质高档,“东干拉面”已经成为品牌,有30多户村民在城里从事这一行业。

“村里人都在忙,没有闲人”。东干人在当地是守法勤劳、讲究信誉的小族群。巴克勒说,东干村的社会治安也非常好,区上警方负责人说已有10年没有人去报案。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现象,巴克勒坚信,是因为东干人奉行忠诚、负责、实干的传统教育理念。“邻里有民事纠纷都会找村长协调解决”。同时,如果有事,大家会互相帮忙。

娶媳妇花费也不少,留学中国有前途

这里也有结婚彩礼的困扰。据巴克勒介绍,目前娶亲彩礼达到1万多美元。他几个儿子早已成家立业,但大家都在一起生活,待条件成熟了,就给大儿子选在他处建房搬出去。

东干人过去的风俗,会把居住祖产留给最小的儿子,现在则会根据儿子和媳妇们表现,留给合适的儿子。其中,合适与否的最主要评价标准是看儿子和媳妇是否孝顺。

随着中国与乌兹别克斯坦人文交流的不断提升,村里每年都有人到中国留学。因为东干人大多掌握俄语、乌兹别克语、中文等语言,因此留学回来后,特别受到中资企业青睐,就业前景好,目前村里陆陆续续已经有50多人学成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