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版“琅琊榜”出炉!42家信托净利下滑,光大信托携争议成黑马 ,中粮、华融等信托公司几近“腰斩”,转型大潮面前何去何从?

截至目前,全国68家信托公司均已发布2018年年报。

资管新规落地一周年,去通道、破刚兑、去资金池使得通道业务和非标业务收到较大的冲击,资产规模大幅缩水。在此背景下,信托公司整体盈利水平下滑,其中超过六成信托公司净利润下降。

与此同时,从通道业务向回归信托本源、加强主动管理逐步转型,2018年35家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稳步增长,21家集合信托规模所占比重超过50%。

多位受访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家族信托、资产证券化等创新业务的规模仍然较小,或仍不足以对冲传统业务规模的收缩。2019年,包括信托业在内的金融行业将继续面临强监管政策,去通道、降杠杆、打破刚性兑付等将逐步落实。如何寻求稳定可持续的增长点,已成为信托公司迫切的问题。

6成业绩下滑

从68家信托公司年报来看,超过六成信托公司业绩出现下滑,净利润“缩水”,头部公司亦未能避免。

而《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发现,68家信托公司中,26家净利润同比增长,42家净利润呈现负增长,即超过六成信托公司在2018年盈利下滑。

其中,约有20家信托公司净利润下滑幅度超过20%,和前几年规模业绩双双爆发式增长形成了鲜明落差。而净利润下滑超过50%的包括中粮信托、中江信托、华融信托等。

日前,中诚信托战略研究部整理的数据显示,行业利润总额第一名为中信信托48.20亿元,第十名为中融信托22.24亿元,中位数为粤财信托7.94亿元,行业均值为10.44亿元。2018年度,行业利润总额TOP10平均增长6.13%,行业均值下降13.03%。

占据净利润榜单前三甲的仍是传统劲旅中信信托、平安信托及重庆信托。值得注意的是,三家公司2018年的净利润增速均为负增长。2018年度,中信信托净利润为33.59亿元,同比下降6%;平安信托净利润为31.74亿元,同比下降18.75%;重庆信托净利润为28.06亿元,同比下降15.24%。

记者对比2017年和2018年净利润行业排名前十,安信信托和民生信托今年跌出前十。民生信托2018年度实现营业收入23.97亿元,实现净利润11.08亿元,分别同比下降27.58%和38.96%。

而2018年度新进净利润前十榜单的两家机构是江苏信托和中航信托,分别以18.57亿元和18.48亿元的净利润占据第7名和第8名。

从收入结构来看,上述两家公司贡献较大的都是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投资收益。江苏信托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11.07亿元,占公司收入比重为47.19%,同比增长10.52%;投资收益为11.78亿元,占比50.25%,同比增长18.46%。中航信托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净收入29.30亿元,占比82.42%,同比增长10.9%;投资收益5.6亿元,占比15.90%,同比增长86.7%。

在行业普遍下滑的背景下,记者注意到,光大信托业绩逆势迅猛增长。其2018年度实现营业收入21.29亿元,同比增速为87.43%;实现净利润11.17亿元,同比增速为112.04%。不过,光大信托近期两款产品深陷争议,被指涉嫌违规资金池信托且在资管新规过渡期规模逆势增长。

此外,营业收入方面,排名前五位的分别是中融信托、中信信托、平安信托、建信信托、重庆信托,分别实现营收为58.74亿元、56.38亿元、49.78亿元、45.35亿元、36.92亿元。其中,建信信托以126.86%营收增速由2017年的11名进入前五。

2018年4月资管新规下发,信托业人士在2018年中时普遍预言2018年对信托公司而言将是业绩面临极大挑战的一年。可见,所言非虚,强监管下的信托公司业绩普遍承压。

行业整体而言,通过中国信托业协会披露的截至到2018年四季度末信托公司的主要业务数据来看,截至去年年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管理资产规模为22.7万亿元,与2017年四季度相比下降了13.5%。2018年信托业实现营业收入1140.63亿元,与2017年的1190.69亿元相比减少了4.2%,其中信托业务收入781.75亿元,与2017年的805.16亿元相比减少了2.9%。

普益标准信托研究员龙燕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表示,“头部信托公司在资本实力、主动管理能力等方面具有比较优势,总体发展平稳,而过度依赖通道业务的中小信托公司受到冲击,与头部公司差距进一步拉大,行业分化加剧,马太效应日趋明显。”

35家集合信托上升

记者注意到,2018年集合信托占比稳步上升,单一信托持续下降。

从信托资金的来源看,信托分为单一类资金信托、集合类资金信托和管理财产雷信托。就目前来看,单一资金业务基本上都是通道类业务。可见,信托公司回归本源、提升主动管理能力已成为行业共识。

68家信托公司中,至少35家信托公司集合信托比重较2017年上升,同时,21家信托公司集合信托所占比重超过50%。其中,杭工商信托以93.25%居首,重庆信托、民生信托分别以73.79%、73.43的成绩紧随其后。

以杭工商信托为例,其2018年管理信托资产规模为524.17亿元,同比增长3.62%,其中,集合资金信托占比93.25%。而业绩方面,2018年度实现总业务收入11.38亿元,同比增长10.46%;实现净利润6.38亿元,同比增长11.45%。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杭工商信托的存续信托业务中,主动管理型信托业务规模占比95%。

紧随其后的重庆信托业绩亦表现不俗,同时其信托项目净利润达55.50亿元,同比增长9.77%。据了解,重庆信托的转型方向时信托业务向资产管理业务、投资业务和财富管理转型。

“集合信托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信托机构的主动管理能力、资金募集能力、集中度管理能力。”龙燕告诉记者,集合资金信托占比提升已经有较长时间,从2010年二季度占比12%稳步上升到2018年四季度的40.12%,行业共识没有变化。

中国信托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6年四季度前,但一资金信托规模占比在50%以上。2018年,信托业向主动管理业务转型更为明显。截至2018年四季度末,集合资金信托规模9.11万亿元,占比40.12%,同比上升2.38%;单一信托规模9.84万亿元,占比43.33%,同比下降2.4%。

复旦大学信托研究中心主任殷醒民此前分析称,单一信托占比平稳下降,体现信托公司主动管理能力的集合信托占比平稳上升,一升一降的稳速显示了信托业取得的“提质”进展。

据了解,自“资管新规”落地以来,新增非主动管理类产品的数量占比不断下降。2018年四季度的新增单一信托的占比已经低于集合信托和财产信托占比。

《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相关年报数据发现,68家信托公司中,2018年集合信托资产规模前十的信托公司,其合计规模为3.83万亿元,约占总规模的四成。其中,中信信托以6478.38亿元的规模排在首位,占比超过30%,同比提升9.12个百分点。此外,交银国际信托和中融信托则分别以4889.39亿元和4526.73亿元的规模位居亚季席位。

值得注意的是,集合信托管理规模最低的信托公司,其2018年的规模仅有6.73亿元,将近只有中信信托的千分之一。

一位华南地区信托公司高管人士对记者指出,头部信托公司在资本实力、股东背景、主动管理能力等方面具有比较优势,一些过度依赖通道业务的中小信托公司在转型期相对而言受到更大的冲击,与头部公司差距进一步扩大,分化可能还会加剧。

创新仍难对冲缩减

事实上,信托公司谋求主动管理转型,离不开各项创新业务的布局和发展。

记者梳理年报发现,信托公司报告中提及较多的创新业务主要包括:消费金融、家族信托、资产证券化、慈善信托、股权投资、传统业务升级、国际化等。

为了业务转型创新,近年来,不少信托公司在组织架构上做出调整,在各地设立财富中心,招兵买马招聘技术、销售人员等。据记者了解,截止2018年,68家信托公司均已成立财富中心,约20家信托公司推出家族信托办公室。

以家族信托为例,随着中国家族财富的不断累积,社会对财富管理的需求持续上涨,越来越多信托公司均瞄准家族信托市场。截至2018年底,68家信托公司中有33家开展家族信托业务,信息明确披露的15家信托公司的家族信托业务规模达838.57亿元。

据了解,部分信托公司家族信托业务已过百亿或超过50亿元。比如,中信信托披露称,家族信托与保险金信托业务领跑行业,受托资产规模超过180亿元,同比增长超过50%。

不过,多位信托业内人士此前向记者表示,家族信托的盈利空间和规模挂钩,大部分公司目前仍很难实现盈利。

事实上,除行业头部公司之外,大部分信托公司创新业务的规模都还很小。

“目前信托公司转型的一些创新业务,无论是存量业务规模还是增量规模都还比较小,不足以对冲传统业务规模的收缩。”上述信托公司人士认为,接下来一段时间内,仍然是信托公司的转型阵痛期,业绩可能还将面临一定的压力。

资深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分析,整体来看,目前除了消费金融、资产证券化无论在规模还是在盈利方面表现较好以外,其他创新业务都仍处于培育阶段,还达不到规模化,也很难实现突出的盈利水平。

“因此,目前信托公司可能会面临业务发展的可持续性问题。”袁吉伟进一步表示,这就需要信托公司投入更大精力,在维持传统业务稳定的同时,有针对性地研究业务布局和转型,实现合理的业务不同定位和资源配置,保证业务组合的可持续和优化,以及专业能力的持续提升。

实际上,今年,包括信托业在内的金融行业将继续面临强监管政策,去通道、降杠杆、打破刚性兑付等将逐步落实。短期内可能使信托面临资产配置和资金来源收窄的双重压力。

上述信托人士认为,“如何寻求稳定可持续的增长点,是信托公司最迫切的问题。”

龙燕则提出,信托公司应立足实体经济,转型发展传统业务,发挥实业投行功能;要前瞻布局创新业务,回归资管本源,更加专注挖掘高净值客户多样化、个性化的资管需求,发力财富管理等业务,建立全新的资产配置业务模式。

此外,龙燕认为,中小信托公司更应充分考量自身资源禀赋,聚焦特定的业务领域深耕发展,培育专业化的业务能力,寻求差异化发展,形成自身业务特色优势。

*END*

记者:陈嘉玲 广州报道

编辑:郑利鹏

中经金融是《中国经营报》旗下专注财经领域新闻的公众号,内容覆盖银行、保险、信托、期货、券商、基金、交易所等多个金融行业,每天多条原创,旨在为读者提供有价值的内容服务。

[版权说明]

本文为原创内容,如欲转载,请联系后台。

[点击查看更多热文]

事关2000名投资者!雪松拆弹信托业内第一颗雷

奇葩!尽调用三年前数据,信托违约不耽误融资,这家坏账一箩筐的企业勾搭上了一家这样的平台

融资方贷款前名下已无财产,多家关联公司电话为空号,吉林信托7.16亿贷款还能要得回来吗?

“卡点”监管新规输血,产品到期前更换担保措施,这家负债率高达95%的公司终于和光大永明人寿绑在了一起……

通过第三方售卖产品,80%投资者联系方式造假,这家坏账70多亿的信托公司未来怎么玩?

分裂症!一边怒斥代销公司,一边又暗中合作,这家“叫板”监管的信托公司在法庭上辩论更逆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