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 独立音乐人陈婧霏是一间”真美善“书店

第一次听陈婧霏的音乐是在一个摩登城市的夜晚,我的知音,或者说是soul mate给我推荐了一首《晚风》。

我瞬间被陈婧霏那略带有磁性,又慵懒优雅的声音所吸引,不自觉地进入了她所创造的“致幻”世界。她的音乐世界自由、深邃,又有美感,我似梦非梦地在其中寻找到自己和soul mate的影子,强烈的共鸣油然而生。

我翻看网易云音乐平台的热门评论,发现不只是我,还有许多人听着她的音乐,脑海中都能泛起美好的涟漪,同时在心中产生温柔的共振。

“突然就觉得,生活其实还很美好”

“是让人舒服的倾诉,在一个暖冬的傍晚”

“像有人把你想象中的美好世界

毫无保留地讲出来,

清楚看见自己心境里面真实的样子···”

我听着《I found out too late》,陷入沉思,为什么这位独立音乐人,以及她的作品能够散发出干枯玫瑰的香气,且具有强烈的吸引力? 我在一家书店中找到了答案。

20世纪二三十年代,文艺摩登的上海静安寺路有一间“真美善”书店,是曾朴为提高文艺价值与爱好文艺兴趣的风气而开办的。我发现这家书店“真美善”的文化内涵与陈婧霏音乐作品中的精神价值高度一致。

何谓真?

曾朴之子曾虚白说,书店所要的“真”,指的是作品的“本质”。希望作者能把自己选出来的事实或情绪,不论是现实的,还是想象的,表现得恰如其分,不模仿,不矫饰,不渲染,如实地表现出来,令人同化在他想象的境界里,忘了是艺术的表现,这就是真。

陈婧霏的《I found out too late》不就是如此,她淡淡地述说夏天的故事,有事实,也有恰如其分的幻想。我在听这首歌的时候,觉得自己正和她一起,躺在一张会旋转的大床上,微笑着回忆那个充满笑声的午后。炎炎夏日,闪着金光的湖泊上有一艘小船,她与三两好友一起在小船上放肆游玩,快乐的氛围化作水面上的阵阵涟漪,一圈一圈,慢慢展开。

陈婧霏说这首歌是她飞往日本时写下的。在飞机上,她突然惊觉那天是多么快乐,平淡而真挚的友谊给她带来充实的幸福感,你能从歌词中感受得到。这首歌让我明白,人们行路匆匆,走马观花,很容易忘了对身边的人与物说声感谢,谢谢他们馈赠了我们许多快乐因子。所以我们得时刻对生活保持一颗感恩的心。

何谓美?

回到书店的“美”,“美”指的是作品的组织。一个完整的文艺作品中,每一个部分都应该是精雕细琢,且协调统一的,其所显现的精神,兴趣、色彩与印感,既要激动欣赏者的心,也要怡悦欣赏者的目。即便暂时放下了它,脑海中还依稀留有淡淡的,散不去的余味。

陈婧霏说她喜欢复古风,这可以从她的日常穿搭与妆发中看出来,更能从她的音乐中充分感知。《September Lies》这首歌,不仅词是陈婧霏自己写的,连MV也是自己设计、拍摄、剪辑出来的。她将个人的审美情趣、内在精神价值“一针一线”缝进每一个音符,每一帧画面,形成完整的风格,令人过耳不忘,赏心悦目。这种统一性尽显陈婧霏做音乐的真诚,也必将使观众永久记住有这么个热爱复古风的歌手,创作出一系列美好而慵懒,扎根于现实生活却又超脱于时代的迷人旋律。

何谓善?

最后,是“善”,曾朴书店的“善”是指作品的原动力,主旨以及作用。文艺作品的目的是希望未来的,不是苟且现在的,是冒险的,不是安分的,总而言之,永远固守着求真的原则。

梁冬说:每一个睡不好觉的人,都是因为他有还不能够接受的世界和还不能接受的自己。世间的你我,总有一段时间无法接受当下的自己,连入眠之时都满是对自己的责怪,或是对世界的失望,辗转反侧,凄凄惨惨戚戚,这很容易落下心病。

陈婧霏的音乐作品——《晚风》、《别处的夕阳》、《九月的谎言》、《I found out too late》·····成为我这段时间原谅自己的良药。

她的音乐总是透露一种美好的祝愿,那就是祝愿每一个人都能悠然自若地去探寻与这个世界相处的最佳方式。无论是失落的,惆怅的,后悔的,错过的,都会慢慢过去,即使身处窘境,也必定要仔细梳理自己,直至更新自己,让这个世界重新接受自己······总之,陈婧霏的音乐让我对未来有了更多美好的憧憬,我将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独立的,美好的,爱自己的女子,时刻抓住生活中的醉人瞬间,不让他们悄然溜走。

陈婧霏在创作音乐时不是在机械化地制造迷幻空间,而是用真实的自我表达缓缓建造一个长满鲜花的世界,在这个过程中她不知不觉间引领听者、观者看到生活中平淡而美好的一面。我心中极其希望像陈婧霏这样的“真美善”书店能够被更多人所熟知,因为他们用真诚所打磨的文艺作品,着实给这个世界增添了温暖而又迷人光彩。

划线句子内容均摘自《生活月刊》——《重绘上海》

陈婧霏图片来源于网易云音乐,其他图片来自伊娃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