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身麻醉手术状态下,你都听医生聊过什么?

半身麻醉手术状态下,你都听医生聊过什么?

“不!我要走,我要逃离这个噩梦般的地方!”

编辑丨娜娜

来源丨知乎整理

半身麻醉是指保留病人清醒和自主呼吸,使病人下半身痛觉可逆性丧失的一种麻醉方法。这种麻醉方式,病人是保持清醒意识的,也就是可以听到周围的声音的。而大家都知道,大部分手术,只要不是特别危重,医生都在相互聊天的。

那么,在半身麻醉的状态下,大家都曾听到医生们聊过什么呢?

@Hiphone0

之前做过肛瘘手术,腰麻,打了针以后腰部以下就没知觉了。

然后因为我是第一次做手术,很紧张,所以感觉头有点晕。麻醉师问我有没有异样的感觉,我说没啥,就是有点晕。主刀大夫看了眼脉搏说:他太紧张了,给他把头那块抬一抬。然后跟我聊天,分散注意力,大概就是,今年多大了,在哪上学啊,这么棒呀,高考考的不错嘛,准备出国嘛,云云……

边聊边给我打各种针,贴各种胶带。然后无切换地给旁边的年轻人上课。

“你看,他的屁股就很大,肛门就很深,就需要多一点胶带,如果还是不行……像这样,看到了吗,用这个撑一下。”

“他这个还好,只是心跳加速,小伙子挺壮实的,上次来了一个,上手术台五分钟晕过去了,哎。”

“你看,他这个虽然看着像肛周脓肿,但其实已经形成瘘管了,只是屁股太大没瘘出来。”

“小张啊,今天这个是最后一个了吧,后面还有其他病人吗?”

“没有了,老师。”

“那好,做完这个你们就回家吧,晚上我找xxx值班。”

“哟!你们看哈,他这个因为肛门深,所以有一部分被遮住了,这个时候就要这样……”

然后我就感觉有一个刷子一样的东西,在里面里里外外,像刷马桶一样刷来刷去。我以为是刷子……然而……

“像这样,用刀把它刮干净,不然还要发炎。”

大夫说,止痛药要隔6个小时再吃,我以为是打了麻药以后6个小时,然后其他人做完手术就吃了,也没怎么样,只有我,生生的挨了6个小时的疼。

做完手术开始的30分钟,感觉不到蛋蛋的存在,在某一瞬间,就在获得蛋蛋感知的那一分钟里,我感到了它麻麻的感觉,很难受……幸好持续时间不长。

然后接下来的1小时,是恢复痛觉的时刻,缓缓地感受到了疼,然后慢慢感受到屁股里有东西,很大……大夫说,是止血用的纱布……当时人生观崩塌……我那可怜的菊花!

然后是尿尿困难的3个小时,护士微微一笑说,没事,小伙子这么壮,我猜你前列腺没问题,一会就尿出来了,再问我我就只能用我的手段帮你了哟~

我听完背后一凉,赶紧闭了嘴,幸好,又隔了15分钟差不多,就尿出来了,我觉得有很大的可能,是吓尿的。

嗯,因为隔壁有个年龄挺大的病人,憋的太久了,要插导尿管,那喊声。惊天地,泣鬼神。

然后是贤者时间,3小时,这段时间大夫没上班,只有值夜班的护士,所以也不会问我吃没吃药什么的,然后我就没吃止痛药,生扛过这段时间。每次在刚要睡着的时候,因为纱布刺激到直肠的黏膜,导致它不自主收缩,纱布就会往里怼一下……

朋友,自爆菊了解一下?

大清早,我迷迷糊糊,半睡半醒,看到大夫来了。大夫问,咋这么多汗,我说疼。她说怎么,这个止痛药不好用?我说,不是说6小时以后再吃吗?护士听到了先是震惊,再是憋笑:你是真厉害,隔壁吃了止疼药都疼的喊了一晚上,你是到现在一声也没吭……

我听完赶紧起来吃药,疼死老子了。

只听大夫悠悠的说,小伙子,有点晚,因为----

该换药了。

嗯,该换药了。

换药了。

药了。

了。

半身麻醉手术状态下,你都听医生聊过什么?

首先,讲一下发病的流程。一般来说是肛窦被感染造成肛窦炎->肛周脓肿->肛瘘。肛窦是类似于竖直的袋子,这是人在进化成直立行走过程中残留下来的。所以,这个东西其实还是蛮容易发炎的。

想要避免可能首先要避免吃不干净的东西导致的感染性腹泻,然后保持身体清洁,经常清洗。锻炼身体可以提高免疫力,减少患病几率。其次,讲一下,如果不幸被感染了,那么最好在肛窦炎阶段治愈。肛窦炎到肛周脓肿这个阶段很长,比较好控制。如果肛周脓肿了,那就比较麻烦了,肛周脓肿转为肛瘘的几率很大,我记得当时医生说大概九成会成肛瘘。不过到这其实都差不多了,这两个病一脉相承,哪个治起来都不好受。最后,肛瘘总体发病率并不高,所以,不用过于担心。

肛瘘占肛肠病的发病率,国内统计为1.67%~2.6%,国外为8%~20%。发病年龄以20~40岁青壮年为主。婴幼儿发病者亦不少见,主要见于男孩,女孩少见,男女孩比例为5:1。---某百科

换药的时候基本就是拿个碘酒纱布,用力搓伤口,使其平整紧实,如果遇到长势不齐的肉球,还有用剪子剪掉,不然以后会复发。不难想象,这个过程很疼,又不打麻药,基本和做手术差不多了……

于是,换药间就经常传出大夫这样对患者说:

“你放松,别挣扎,你越挣扎越疼。”

“你别紧张,很轻的,一会就好了。”

“我还没捅进去呢,你叫唤什么……”

我嘛,神经比较大条,对疼痛不敏感……对话就成了:

“哎,对,这样就对了,很好,保持”

我越听越觉得像哄小孩,感觉很奇怪,再联想起来医生之前对别人说的……脑子一抽,于是听到医生对我说:

“卧槽,你不哭也TM别笑啊!”

@Ojisan

可能是平时没注意卫生,前年得了包皮炎。以前羞于去医院,一直没去割。万万没想到,该是你的怎么也躲不掉。

没办法了,毕竟是陪伴我二十多年的兄弟,总不能亏待了他,是时候到他出头的日子了。

颤颤巍巍,心惊胆战,哆哆嗦嗦。

交完费,在手术室外等待报号。腿和抽筋一样不停抖动(弱小,可怜,又无助)。毕竟除了出生的时候这还是我第一次进医院做手术,而且还是男性最重要的部位。

等穿好了手术服,躺在了床上,惶恐的看着几个年轻的医生一脸笑意悠闲的在那配置手术器材啥的。(当时我表面一本正经,实则慌的一※)

医生说,准备好了吗?我要开始了。然后就拿了了个刀片给我剃毛。大哥啊,我求求你了,能不能让我自己剃,真的疼,我现在完全理解刮猪毛的时候猪是什么感受了。

刮完感觉鸡儿已经孤立无援,凉嗖嗖的冷风冰冷的拍。

医生说,嗯,这下清爽多了……

羞耻的时候来了!

这时候手术门开了,还进来一个漂亮的护士妹纸,wtf?!你这是为难我兄弟!冷静!兄弟,咱们什么大场面没见过,一生的节操,就看今朝了!

——先吃个饭,缓一缓——

你们以为我兄弟会背叛我吗?不存在!

可是啊,人啊,往往想不到人生的道路下一步会是如何坎坷。只听那个主刀医生很开心地对着护士妹纸说,XX,过来看看小鸡鸡。

看你妹啊,病人的隐私权还有没有了啊喂,我还能不能有点人权了啊!

妹纸一脸嫌弃的说,有什么好看的,一天天的看那么多,不就那样。

摔!对不起,我兄弟长的不够另类,吸引不了你。

算了,就那样吧,兄弟咱们忍忍。但是,医生你能不能别玩我小鸡鸡了???你这一直在手上把玩是几个意思?包浆呢???还好我兄弟胆子小,搁平时吐给你看!

还是忍忍,兄弟咱们大人有大量,毕竟命运的根源还在人家手上。

话说,医生虽然咱们聊的挺放松,挺愉悦的,但尼玛说我鸡鸡小这我就不能忍了!鸡鸡小怎么了!吃你家大米了吗!再说我勃起不小也不短!紧张你懂吗!!!

可能那个主刀医生也觉得自己说的不对,沉吟的几秒说,虽然你的看起来小,但是应该粗。

摔!有没有全身麻醉的那种,我想昏过去!

就当你可怜可怜我,别说话了,好好动手术行吗!

半身麻醉手术状态下,你都听医生聊过什么?

之后医生给外面消毒,打了一针局部麻醉。疼阿,真鸡儿疼,鸡儿也真疼。

医生说我动刀了,你们看着点。

嗯?不对!怎么这么疼,球都麻袋!医生,我觉得有点疼。

医生嘀咕的说,不该啊,我记得我打了麻醉了,那再打一针吧,果然是粗,麻药都比别人多。

住口!粗不粗你我心里没点※数吗?!

至于为了一时口误的话一直补救吗,我原谅你了,真心的!现在我只求赶紧下床!

随后倒是平平稳稳的做完了手术。做完之后看了一眼兄弟,简直了!头破血流!

他还很炫耀的把切下来的包皮拿到我面前,看,切的怎么样,我手艺还是很不错的!

我已经脑子一片空白,呵呵,你让我对那片血肉模糊的皮发表什么感言。哦,你真棒棒,你好厉害,切的好多的呢!

医生还一脸什么关切的问我,够短吗?

wtf???够不够短你问我?

什么?不满意下个月还能来切一次?还免费???

咋了,跟我鸡鸡杠上了?准备给他剃个秃驴?还是准备切个花边啥的?

能不能放过他,我们只想做个好人。

出了手术室,我已经身心俱残。

医生还体贴的告诉我,要是走不了可以坐一会。

不!我要走,我要逃离这个噩梦般的地方!

颤颤巍巍的扯着胯子,一步一脚印,满含泪水的我体验到了光阴似箭(此处双关)的感觉。

啊,我想起了那天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稿”!事!情!啦!

如果您也喜欢用文字记录临床工作的点滴,

分享工作中遇到的病例及小成果,

想和医生同僚交流工作中遇到的小困惑,

那就果断拿起笔杆子,

用稿件砸向我们吧!

投稿邮箱:xh@yxj.org.cn

小编等着你哦~稿费都不是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