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孔宋三大家族最后的聚会

随着年事渐高,蒋介石移居到澄清湖畔新辟行馆。位于高雄鸟松乡大华村山仔脚的澄清湖,也上演着蒋介石后半生的悲喜剧。1963年,孔、宋、蒋三大家族最后一次在台湾正式碰面,正是在澄清湖团聚之后人各一方。蒋介石晚年还因随身副官轻忽,通便不慎而导致肛门出血,同样也在澄清湖上演,只是之后身体日差的蒋介石再没能回到澄清湖畔。

澄清湖的秘密

1954年,国民党推动澄清湖整治美化工程,模仿杭州西湖进行建设,不但湖面越加宽广且清朗,更新辟出三桥、六胜,并由何应钦邀请于右任、贾景德、梁寒操、程天放等人,于1960年6月间,订定“梅陇春晓、曲桥钓月、柳岸观莲、高丘望海、深树鸣禽、湖山佳气、三亭揽胜、蓬岛涌金”湖畔八景。当时澄清湖湖光山色与建筑混成一体,一度成为全台游客量最多的公营游乐区。

早在澄清湖整治之前,为承接蒋介石每年南下巡视、游览的需求,于1958年在湖中仁山半岛一块小高地上,建造起一座三层楼西式建筑,充作蒋介石行馆。这处钢筋混凝土房舍隔着一汪湖水,与湖畔另一景观得月楼遥遥相望,占地仅614平方米,即大贝湖别墅、大贝湖招待所。行馆面积虽不大,反倒是一旁侍卫大楼“传习斋”占地达2000多平方米,且有喷水池、网球场、篮球场等设备。至于行馆内则配置齐全,比较其他行馆,还多了一间宋美龄的画室。

1959年,台湾当局在澄清湖大门入口左侧的山坡内,建起了秘密的地下作战指挥中心,以防蒋介石在此度假时突遇战事。指挥中心入口在侍卫大楼“传习斋”后方山丘下,地下通道宽约两三米,全长200余米,通道曲折蜿蜒,共有10多个房间,四周由钢筋水泥建造,并在多个要冲处设有坚固屏障墙与机枪射击孔。

蒋孔宋三大家族最后的聚会

左起为孔祥熙、宋美龄、蒋介石

最后的聚会

1963年2月6日,蒋介石检阅部队后夜宿西子湾宾馆,之后几天则迁居澄清湖宾馆,当时和夫人宋霭龄来台小住的孔祥熙已83岁,但中风未愈、行动不便,不过刚好宋子文、宋子安(宋氏家族六兄弟姊妹中的幼弟,1969年香港广东银行董事长任内于香港因脑出血病逝,是宋氏六兄弟姊妹最早去世的一人)来台,因此3人在宋美龄的招呼下一同搭机南下,晋谒蒋介石并共度元宵佳节,蒋介石在澄清湖以丰盛晚宴款待远道而来的孔宋家人。

1963年初,蒋介石分别亲自去电给在美国的孔祥熙、宋子文,盛情邀请连襟和郎舅能合家到台湾来一块过旧历新年,以示家族团聚之意。宋子文接连受到电邀,却之不恭。宋子文的弟弟宋子安携家人先于数日到达台湾,下榻在台北圆山大饭店。2月8日适逢元宵节,一家人联袂前往台湾南部澄清湖,在那里,东道主蒋介石夫妇以丰盛的晚餐招待了大家。参加这项“家宴”的,还有蒋经国、蒋纬国兄弟。

据侍卫人员表示,宋子文无论是在士林官邸做客,或者元宵节在澄清湖招待所聚餐,神色固然轻松自在,但大部分时间总是沉默寡言,只有在蒋介石询问时,才作简短应答,很少主动讲话。

这是三大家族来台后首度也是最后一次正式聚会。不过三人南下后,宋子文、宋子安住在高雄圆山饭店,孔祥熙则与蒋宋夫妇同住澄清湖。至于陈果夫已逝,陈立夫被远逐美国,陈氏家族已不复当年。

多年别来,相见无限凄然

宋子文也借着这次机会,于2月13日在台北见到了1961年即被国民党宣称已解除“管束”的张学良;张学良此时会客均仍需事先请示,宋子文此行也不例外。在“联勤总司令”黄仁霖陪同下,两人在张学良的北投寓所见面,仅晤谈约一刻,宋子文即离去。当天张学良在日记中记载:“多年别来,相见无限凄然。”

当年宋子文在西安事变营救蒋介石的过程中,与张学良结为好友,但张学良护送蒋介石返回南京后遭到监禁,让居中穿梭的宋子文与宋美龄相当受挫,外界更质疑宋子文未依承诺保护张学良,对他殊多抨击,不满的宋子文更一度对蒋介石呛声。张学良当然知道宋子文的为难,因此他在“两蒋”故去后口述历史再谈宋子文,仍称两人是很好的朋友,但也说宋子文“在蒋先生那里是没有朋友的,我知道他是没有力量的”,更直言“蒋先生不喜欢他(宋子文)”,足见其无奈。

宋子文在台期间,后又见过张学良一面,并在张学良住所餐叙,随即于2月18日因妻伤返美,这两次见面也成了两人最后的会晤。之后,宋子文于1971年4月病逝纽约。

宋子文去世时,除了宋美龄未出席葬礼,蒋介石也仅送了一面匾额,待遇远不如孔祥熙。但宋子文外孙女仍说,宋子文在美期间,依旧积极帮蒋宋找最好的医生和药物,并把医生送到台湾替蒋介石看病;宋美龄每次到纽约,宋子文也会代妹约妥当地医生就诊。

其实宋子文与蒋介石关系一直不好,蒋介石1949年后在反省失败时,还直指经济财政的失败才是主因,同时宋子文出任阁揆时为遏止通货膨胀大量抛售国库黄金,蒋介石更直斥这是宋子文误国的最大过错,并后悔“误用宋子文一人”。

至于孔祥熙则于1966年2日28日再度返美,结束在台湾为期3年4个月的生活,且从此未再返台,反倒是他的女儿孔二小姐长期留在宋美龄身旁,成为士林官邸的一员。

蒋介石为何薄宋而厚孔

2008年3月,宋子文长女宋琼颐在复旦大学宣布封存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宋子文档案解密。有记者问及蒋介石与宋子文的关系,宋琼颐说,蒋介石与宋子文一家关系疏远,而与孔祥熙一家则交往密切。那么,蒋介石为何薄宋而厚孔呢?

蒋介石通过蒋宋联姻,拥有了强大的政治实力。孔祥熙夫人宋霭龄是蒋宋婚事的重要牵线人,而宋子文是反对宋美龄嫁给蒋介石的,姐弟为此几乎反目。宋氏姊妹请谭延闿出面做工作,谭延闿在日记中对此有记载:“应宋美龄电话到西摩路赴宋母之约,抵彼,美迎于梯口,称有事奉托。入室,宋母以美将嫁介石事见告,并称不料子文反对,托为劝解。继呼子文来,同至另室详询经过,当婉劝以儿子婚事尚不应多管,何况姊妹,徒伤感愤,且贻口实,再四璧解,始得完成使命而归。”

因此,蒋介石感激宋霭龄,而对宋子文则留下不愉快的印象,此为蒋孔接近,蒋宋疏远之根由。

更重要的原因是,孔、宋不同的性格和待人处事方式,造成了与蒋的不同亲疏关系。

孔祥熙、宋子文都受过西方教育,都同孙中山、蒋介石有亲戚关系,都凭借家族关系和个人才干而发迹。然而,孔祥熙为人含蓄随和、处事圆滑,对蒋介石极力逢迎,唯命是从。而宋子文是一派欧美作风,他有个性、有见解,容易感情用事,敢于大胆直言,甚至对蒋介石也表现出傲慢态度。(来源|读者报 作者| 王丰 师永刚 方旭 王经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