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骗他钱,他威胁蒋介石不准回来,蒋介石却视他为功臣,为何

现在带你围观一下“海上闻人”浙商虞洽卿。何为闻人,社会上有名望的人。

蒋介石骗他钱,他威胁蒋介石不准回来,蒋介石却视他为功臣,为何

虞洽卿幼时家庭贫困,长大后竟成纵横上海租界、洋行、政界、商界的大人物、大富商,连蒋介石都欠他东西。

虞洽卿幼年丧父,上学三年就因贫穷辍学,来到上海一家颜料店打工。他刚到沪上时,恰逢大雨,贫穷的他为保护布鞋,便光脚到店报告。传言,店主昨天睡觉时梦见贵人光脚来,而今天正好看见虞洽卿光脚来店。后来虞洽卿的表现,却也让店老板刮目相看。

虞洽卿聪明且殷勤,店主提前让他出师,升为跑街,相当今天销售员。一次他见一个买办,身上穿戴的珠光宝气,生活优渥,顿时羡慕不已。他立马立誓成为一个买办,于是他仅用两三年就学会了日常英语。

蒋介石骗他钱,他威胁蒋介石不准回来,蒋介石却视他为功臣,为何

26岁时他被另一家颜料洋行挖走,成为了买办,过上了他想要的生活。可是如此简单,便无虞洽卿了。他仗着买办身份,大肆行贿,贩粮牟利,导致市场的米价高涨。直到被监察御史参了一本,方才收手。

1902年,虞洽卿又成了外国银行的买办,开始广交政商人士,成为日后人脉资本。虞洽卿也因此得到了较高声望,一度替清政府出面,斡旋同上海租界的关系。

1906年,访日归来的虞洽卿深感实业救国,看准了水上客运业。当时的水上客运被英资太古、官办招商局、中法合资的东方垄断。虽说招商局的江天轮是官办,实则控制在红顶商人盛宣怀手下傅筱庵手中。而且三家分为两个档次,太古的北京轮和江天轮票价一元,东方的立大轮5角,可以看出当时的市场分化,用户分层。

虞洽卿十分会利用人,先让好友也是东方股东的吴锦堂去同两家交涉降价,结果自然是黄了。浙商最喜抱团,一闻事黄,大都激动。这时虞洽卿利用大家情绪,搞起集资建商轮公司。同时将公司职位放到市面标价卖,由此虞洽卿还未开业,公司就已经挣钱了。

然后以低价买了“宁绍轮”,一艘被退回船厂的不合格的船。同时宣传票价永远5角,绝不涨价,吸引了大批需要往返上海宁波的人乘船。船只的布置讲究是不可能的,不然得亏,虞洽卿就是凭借寒酸的不合格商船笼络大批乘客获得了船运业的一席之地。

蒋介石骗他钱,他威胁蒋介石不准回来,蒋介石却视他为功臣,为何

仔细看虞洽卿商业思路,今天也不过时。先是搞得大家义愤填膺开公司,自己得到大笔钱款,接着空手卖职位,又得一大笔钱,跟着用艘超烂的商船用低价票吸引用户。开业后免不了竞争,四个商船大搞砸钱游戏,那边乘船送东西,虞洽卿则降价2角,向同乡会要了补贴,自己相当没赔钱。而另外三家可是实打实的往水里扔钱,还不见水花时就玩不起了。和今天的互联网思维如出一辙。

蒋介石当年在上海可是炒过股的,是个投机分子。炒股失败后,诈骗了虞洽卿一笔钱,去了革命中心广东。而虞洽卿可是引蒋介石拜黄金荣为老爷子的人,气得虞洽卿放言,蒋介石日后绝不可再来上海。

怎奈后来蒋介石成了北伐军的最高指挥者,面对权势虞洽卿得低头啊,可怎么低呢?虞洽卿便资助蒋介石的军队,请人居中调解,蒋介石此时缺钱,自然给与虞洽卿好待遇。

蒋介石骗他钱,他威胁蒋介石不准回来,蒋介石却视他为功臣,为何

“四一二”中虞洽卿和黄金荣、杨虎、张啸林、杜月笙出力甚多,在十年后的纪念大会上,蒋介石将此五人称作“五大功臣”,由此虞洽卿在蒋介石政权中有一席之地